朔州視聽網

秋日

來源:山西日報編輯:2019-10-29 查看數0

雨輕輕飄落的時候,和夫走出家門。

那是個宜人的秋日下午,沒有太陽,少了暴曬的煩躁。天氣像個文文靜靜的姑娘,知書達禮,落落大方;又像個不急不躁的大媽,久經風霜,心緒曠達。

我最喜歡這樣的秋日,既不像夏日酷熱得轟轟烈烈,又不像冬日那樣冷得徹骨。  星星點點的雨,像一群頑皮的孩子,在我身旁跳來跳去,又像縷抓不住的絲線,似有似無,縹縹緲緲,空氣無比清新。我不是戴望舒筆下的那個姑娘,撐一把油紙傘走在悠長悠長的雨巷;我和頑皮的雨一樣,跑著去坐公交,轉著圈地到了老城。  

這個老城,是雁門關外戎狄故土的邊塞老城,承載了多少風云變幻、遠去了多少鼓角錚鳴。這個老城是農耕文化與游牧文化的融合之城,這個老城是本土作家邊云芳筆下的老城,飛檐長廊、文廟古堡,都在她筆下生花,“那街巷依著月光,那城墻靠著黃昏,那寺廟握著清風”是多么優美的意境,我常常想,那么優美的文字,該出自一個多么美麗的女人之手啊。老城內的青磚青瓦、古寺名剎、大戲臺、尉遲敬德廟、賣菜的老農、疾馳而過的車流,都沐浴在這若有若無的秋雨之中,行走在歷史與現代交融的畫卷之中。  

和夫漫步在邊塞老城,看大戲臺前的廣場,少了往日的喧鬧,零零散散的人,像稀疏的落花散在各處,平添了幾分幽靜。我們在尉遲敬德廟旁拾階而坐,旁邊還有兩個嗑著瓜子兒、盤腿而坐的老城居民在閑聊;廣場上彩旗招展,我在彩旗招展中想象著這片土地的風云變幻:秦朝蒙恬在此筑城,石敬瑭割讓幽云十六州,反清復明的大屠城……這些都真真切切地在這里發生,但終成過往,歷史終被這個新時代下的新城市所取代。

雨點大了,迅捷地從檐上直射而下,該回去了。我們撐起傘,天明顯有了涼意,那是一種令人不舒服的寒涼。秋雨表情凝重面色冷峻,已不再是頑童狀了,我始料未及。雖然我已鬢白蒼茫,卻仍像純真少女,始終相信風和日麗的天氣居多、始終相信人生之路更多是一馬平川。  

我挽著夫的臂走出老城,路上又碰上了還在賣菜的老農,他的衣襟已濕,三輪車上的喇叭還在叫賣。他粗糙的手、黝黑的臉,讓我想到了一輩子為生計辛苦勞碌的父親,讓我想到了為了生活四處奔波的我們。  

秋總是這樣一年一年地來,秋雨總是這樣一陣一陣地寒,不管你多么辛苦奔波、不管你如何生活愜意,它總是按時地來,沒有人可以改變,也沒有人可以阻擋。  

天黑起風了,我們裝滿老城的煙火、攜帶寒瘦的秋雨返家。離家不遠的小飯館依舊熱鬧非凡,涼棚下一群紅男綠女飲食正酣,棚外雨滴聲聲,棚內高腳火鍋熱氣裊裊。這是一群熱愛生活的年輕人,他們在寒意初臨的日子里,仍然沐浴著溫暖。

(文字:史慧清  攝影:馬鑫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,0人參與
    3d福彩复式投注 网赌坚持一年每天赢600 股票配资亏损怎么算 神武那个 赚钱 雪缘园及时比分 pk10稳赢技巧 麻将满贯财神 nba数据库新浪体育 苹果时时彩计划app下载 北京时时彩微信群 山西十一选五 赛车pk10走势图官方 黑红梅方王100局图片 湖北快3 稳赚不赔足彩打水 海王捕鱼苹果版本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