朔州視聽網

父親的電話

來源:朔州視聽網編輯:2020-01-14 查看數0

父親又打來電話,問我睡覺好點了么?孩子爸忙么?孩子最近回來么?

我邊忙著手頭的活,邊一一作答,顯然心不在焉的樣子,父親又說一會兒要過來一趟、有母親捎給我的東西,我連忙婉拒!電話另一端的父親長長地哦了一聲,良久才掛斷電話。

父親的電話隔三差五,經常是這樣的!

我知道,父親出來一向只認準步行,來我這兒一趟耗時不說,很累的!畢竟七十多歲了。

我忽然記起,這一段時間父親的電話好像很少,似乎也在忙什么,其間我打過兩次電話給他,他接過一次回復我說照舊日常,不必掛念!

公交車急速的行駛在這條熟悉的路上,車廂內,依舊人聲嘈雜,我側耳傾聽著報站聲......

門鈴響過,門緩緩地開了,父親手里提著毛筆,老花鏡掉在了鼻梁下,看到我的剎那間,鏡片里的眼神立刻充滿喜悅!母親聞聲緩步從廚房出來,邊打招呼邊捋下了挽起的袖子,看樣子正忙乎什么,前段時間兩人做了好多好多醬,西紅柿的、玫瑰的,從廚房陽臺擺到客廳陽臺,大大小小的瓶罐方陣整齊地靜侯在那里,等待主人分發出去!我迅速向廚房瞟去,嘖,大大小小的盆缽又上陣了,這又是在制作什么,家里經常就是手工作坊。

父親坐在我身旁,發鬢蒼蒼,他端詳了我一會兒,說我臉色不錯,“睡著了么?能睡幾個小時晚上?”我看到他臉上有焦慮閃過,很快便又舒展開來,“沒事,沒事,我年輕時也嚴重失眠過,工作忙,不當它回事兒,慢慢就好了。”

“嗯嗯,是這樣的,習慣了就好了。”我感觸道。

“不要擔心,有的人一輩子也睡不好,也沒事,哈哈,困了總要睡的,順其自然啊?”我說:“是的,是的,我不在意這些,老毛病了!”

父親邊說邊從桌上那堆藥瓶周圍抽出一張處方來,說是他從老中醫那里給我找了幾個調理藥方,還有他從養生雜志上抄來的偏方,他舉在老花鏡前端詳,我這才注意到桌上云集的藥瓶中,除原有的降壓、降糖、心腦血管類的常用藥外,又多了幾種新藥,而且明顯是剛輸液過,桌邊還有一份體檢報告,我俯身一頁一頁地翻看起來,好幾項令人不快的或嚇人的報告提示赫然紙上,我的心立刻一陣陣緊縮,繼而感覺心痛,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!

見我的樣子,父親又哈哈一笑,“沒啥,好幾年前就有這些提示,我都不管它,身體好好的,能吃能喝的,這些提示有時夸大其辭,小題大做,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,最好的醫生是自己!”

“輸了幾天液?”

“好了!好了已經,感冒咳嗽都好了,血壓也不太高,挺精神的,我覺得用不著,他們硬讓我輸一周。”

“我卻不知道”,我自責道。

“有我一個人陪著去輸就行了,每天早上倆人相跟上,打車很方便,用不著你們,也就沒和你們說,母親青筋突兀的手將一杯熱茶遞給我!

“后來你弟知道了硬是陪了兩三天,誰也用不著其實是”一向倔強自立的母親搓著粗糙的手,將稀疏的花發攏了攏。

“哦哦,哎”我的埋怨與自責此刻顯得蒼白。

屋子里靜靜的,我的心被紛擾與愧疚籠罩,難以平靜,一種恐懼與焦慮浮動著。

我望向窗外,枯枝殘葉、蕭條空寂,冬日的余暉將盡,把滿陽臺的花草籠罩,各種花草將狹小的陽臺裝點的蔥籠盎然,這些平凡的植物爭奇斗妍,你不讓我,我不讓你,生長得姹紫嫣紅,生機勃勃!還有水紅欲滴的野山椒,正果實累累,青翠繁茂的薄荷葉,正郁郁蔥蔥......

冬日的天色說黑就黑,父親照例說要出去走走為由跟著我出來,手里執意提著母親為我準備的鎖碎。

清冷的晚風吹來,令人寒顫連連,華燈初上,映照著忙碌的行人與車流。父親行色匆匆,象是他自己在趕車一樣,穿過擁堵的街道,父親推搡著我疾走,生怕錯過迎面而來的這趟公交。

昏黃的路燈下,父親散亂的白發在風中顫動,我隔窗向他揮手,他一動不動地立在風里,專注地盯著窗玻璃......

公交車上,乘客不多,皆帶倦意,我的心仍然紛紛擾擾,五味雜陳,音響里傳來男中音:“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......”

歲月是無情的,歲月也是深情的!

我將臉側向窗外,將紛亂的思緒融進茫茫夜色里......

(作者:志誠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,0人參與
    3d福彩复式投注 收850输钱号 即时竞彩篮球比分 天天爱海南麻将修改器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涨跌测试器 哪些股票值得投资 大唐棋牌下载安装 北京28骗局 北京pk历史开奖app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玩法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 武汉晃晃最新版下载 安徽安徽快三走势图 福彩3d1000期走势图 杭州棋牌游戏app